夏映水樱

807青叶纺生日快乐

☆追忆注意
☆插刀子注意
☆ooc注意
~前章~
夜深了,逆先夏目慢悠悠地走进了地下书库。抬头了眼挂钟,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因为极度的疲惫,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书桌后一颗脑袋悄无声息地抬了起来。
“嘿――呀!”那是青叶纺的脑袋。他等到夏目毫无防备地走过来时出声吓了夏目一大跳!
  “!!!笨蛋!!!”夏目果然被吓到了,满怀睡意也被驱散了,只见他使出一记敲头术,选手青叶纺残机减一!
  “痛痛痛。。。夏目君你的手劲也太大了吧。。。”纺揉着被敲痛的头小声嘟囔着。“下次再吓人的话可不是这么轻易放过你啊?”夏目带着瘆人的微笑说道。“噫!夏目君的微笑好恐怖!”小心脏的纺再次受到了惊吓。
  “很晚了,前辈早点休息吧,我先回秘密房间睡觉了,晚安~”夏目揉了揉眼睛,顶着满头哈欠走进了秘密房间。“好的,早点休息吧夏目君,好好休息才是好孩子~♪”纺继续把精力投入到眼前的书籍,那是一本关于青鸟的书,他对青鸟有着极大的兴趣。他本人的代表词就是幸福的青鸟,这天他在图书馆里收拾旧书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关于青鸟的童话书,虽然早过了读儿童书籍的年龄,但他仍然兴趣盎然地翻开了这本书。
  这本书的剧情很简单,大概意思就是鸟儿王国里面出现了四只敢于推翻严酷的律法的鸟儿,它们历尽艰辛终于推翻了残暴的国王,带领着子民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铛,铛,铛……”挂钟敲了十二下。青叶纺从童话书中抬起头来,“诶。。这么快十二点了吗,啊―唔。。有点困了,回去睡觉吧。”突如其来的一阵睡意袭向青叶纺,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收拾东西回到秘密房间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重梦境·回溯~
  这是一个纯白的房间。年轻的青鸟叼着一支三叶草,轻轻地放在病床边的柜子上。病床上躺着一只天鹅,这只天鹅脸色不太好,但是看到青鸟来了,仍然挣扎着起身。青鸟连忙拍拍翅膀,示意天鹅不要起身,呆在床上乖乖静养。
  在一片寂静中,天鹅先开了口:“纺,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王国的事情忙完了吗?”青鸟笑了笑:“当然了,不然我也没有时间来看望英智君呀。最近身体怎么样?”“还行吧,我觉得我可以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了,但是医生不让我下床,只能麻烦纺你辛苦一下了。”天鹅抱歉地笑了笑。“不用不用!可以帮上英智君我很开心哦,那我就先回去了,那边还有一些资料需要整理一下的,英智君要快点好起来哦!”青鸟起身走出房间,轻轻的带上了门。关门前依稀看到一只小小的知更鸟在另外一张病床上躺着,一边的翅膀无力地垂下,大概是骨折了。“应该会很疼吧,希望这个可怜的孩子早点好起来吧。 ”如此想着,青鸟走出了医院
~二重梦境·战斗~
  出发前往战斗前,天鹅贴心地询问了青鸟是否准备好接下来的厮杀。看着整装待发的士兵们,青鸟微笑着拒绝了天鹅让他下场的建议。“英智君,我也想发挥出我的力量呢,倒是英智君要小心身体,可不要战斗完了就倒下啊,虽然那个时候我也会帮忙托住你就是了~♪”天鹅笑了笑,不再说话。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这是一场需要全力以赴的战斗!!!每个人都要发挥自己最大的实力去战胜对方!!!!”高台上是一只知更鸟在鼓舞士气。这只知更鸟虽然个子挺小,但是气势却不亚于一些高个子的鸟。士兵们都在知更鸟的鼓舞下大声鸣叫起来,战斗一触即发!
  “那只鸟有点面熟啊,是上次在英智君的病房里看到的那只知更鸟?!他的伤好了吗?”青鸟盯着高台上正准备冲锋的知更鸟,不由得为它担心起来。在走神的片刻,一块石头砸了过来,然而陷入了微微的失神中的青鸟并未反应过来。“小心!”危急时刻,天鹅用另外一颗石头砸开了这颗石头。“纺你在干什么,这是在战场上,沉思的话可以等到战斗结束后再进行吗?”天鹅微笑着说话,但是却让青鸟一颤,炸了一下毛。天鹅好脾气地帮青鸟顺好毛“纺,接下来的战斗可不能再走神了呀。”
   艰苦的战斗结束了,士兵们都为胜利在大声鸣叫着,知更鸟上带着笑意,但是转过身时僵硬的动作和脸上浮现出微微痛苦的神色告诉青鸟,知更鸟是不愿意参加这场战斗的。但是看着身旁天鹅的微笑,青鸟默默的把疑问扔回了心里。“算了,可以为英智君献上自己的力量就很好了。”青鸟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三重梦境·审判~
   回到王国里,一切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大部分的反对派都被暗中或明里消灭掉,接下来只需要一个最后的审判,就完成了这次盛大的革命。
  “纺,穿上这件华服吧,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天鹅对青鸟说道。天鹅在这个王国的贵族中找到了两个新生代,与青鸟一起组成了审判团。今夜,他们就要为名为“五奇人”的鸟儿们画下一个终结的句号。
  真可笑啊,明明是鸟儿,却顶了一个人的头衔。这个头衔是多么的可笑,又多么残酷。
   青鸟恍惚地接过了这件华服。这件华服并不重,甚至还有点轻。但放在他的肩膀上却像千斤的石头,压的他的翅膀抬不起来。他知道今天晚上这场审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所有的民众中,这五只鸟儿会成为被口头讨骂的对象,没有鸟会尝试亲近这五只鸟。世人皆道这些鸟的坏处,但没有一只鸟深思过他们的坏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青鸟低下了头,尝试掩盖住脸上的痛苦与不忍。天鹅似乎能察觉到他的心思,微微低下头,在青鸟的耳边说道:“不用担心了,今夜过后,一个破旧不堪的制度将会被彻底打破,一个崭新的世界将会落成。而他们将是必要的牺牲。”沉默了一会后,天鹅轻轻地说了一句话:“也包括我们。”
  审判结束了,天鹅早已精疲力尽。两个新生代早已退场,台上只留下青鸟,天鹅与被审判的最后一个奇人,鸽子。青鸟还伫立在于原地,半天没有动作。被天鹅隐秘地拉了拉翅膀,示意他扶一下天鹅退回场后。场下,刚刚被审判完的鸽子正直视着他们。虽然被审判的是鸽子,但如果让一个毫不知情的人来看一下这一幕,一定会以为精疲力尽的天鹅这方才是被审判的。鸽子望着天鹅,嘲讽的上前,附在天鹅耳边说了什么。但是青鸟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在想着,这些鸟儿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被羞辱吗,还是被排挤?
~四重梦境·结束~
  几个月后,大家的茶余饭后谈资早就从被审判的奇人们变成了新的新闻。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
  王宫花园里,青鸟正在偷偷的烧掉以前的一些资料。
  “正义的使者打败了坏蛋,重建了王国的秩序。这是大家的常识。谁也不知道那些被正义的使者们所做的是不是全部都是正确的,也没有鸟儿知道是否所有人都是错误的。他们只需要知道由英智君所带领的这个团队,为众人带来了新时代的曙光与希望,就够了。哪怕,最后这个团队并没有我。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段时光的。”
  青鸟的心理活动持续了很久,久到没有发现他身后接近了一只红雀。红雀轻轻的拍了一下青鸟的翅膀。
  “吱!!!”青鸟被吓到跳了起来。“诶,是,是五奇人的末子,小夏……夏目君吗?”红雀一脸不爽地盯着青鸟,青鸟从红雀丰富的表情里感受到了“这家伙就是个呆子”的浓浓嘲讽感。但他还注意到了红雀手上拿着的一个厚纸封。
  “诶,这是什么?”青鸟好奇的问道。红雀久久地盯着这个纸封,才轻轻地说道。“这是没能实现的,梦物语。”然后扬手把纸封扔进了火堆中。两只鸟,一起盯着火堆,直到纸封燃尽。
  “那么前辈,你还有什么打算吗。”长久的沉默后,红雀开了口。“我现在打算为这个刚刚诞生的梦想之地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小的工作,也算是尽了我的一份力。倒是你,被其余四个奇人拼死护下来的夏目君,有什么打算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来和我一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哦~♪”青鸟微笑着说了一大段话,红雀思考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五重梦境·回归~
   青鸟的身体渐渐消失,化成了青叶纺。纺站在一个花园内,呆呆地回想着刚刚作为一只鸟他都经历了什么。
  天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
  半崩溃的纺在花园里面走来走去,他知道这个是一个梦境,但是怎么才能出去呢,这是一个问题,更是一个送命题。
  突然,前面传来了温柔的光芒。“前辈,前辈”“前辈前辈!!!”是夏目和宙的声音。纺拨开了草丛,看见夏目和宙正站在一个发出柔和的光的光圈里,正朝他伸出手。他扑了过去,被夏目接住。他最后听见了夏目的一声低语。“一切的不幸都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创造出美好的奇迹与魔法吧。”
~现实~
   “前辈,前辈!!!醒醒,都几点了还在睡,还趴到桌子上睡觉,还真的嫌自己的老腰太好了吗,醒醒,今天是你的生日!!!!所有人都来了快醒醒!!!”
  纺是被夏目的大喊给叫醒的,醒来的时候他还有点迷糊,但是接下来夏目的一记爆栗就让他瞬间清醒了。“诶痛痛痛。。。我怎么趴在桌子上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吗???诶。。。还真的是啊?!”纺被突如其来的一大串咆哮吓到了,懵在了原地,夏目恨铁不成钢地揪了一下他的耳朵。“你快点去清理一下自己啦!!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出去开party啊你这个呆子前辈!!!”纺连忙跑去洗手间,没有看到夏目嘴角微微勾起的一抹笑意。
  “前辈,这个幸福的魔法收到了吗,接下来的新的一年就让我们一起为大家创造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吧。”
   书桌上,被风打开的童话书缓缓翻到了大结局,众鸟美好的生活在一起的画面,一片四叶草正停留在这幸福的画面上。@

你一定是天使吧qnqqqqqqq
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
愿你幸福安康的度过每一天!!!!

短打英智生贺文

1.10天祥院英智生贺
☆半个小时紧急手打
☆ooc注意
☆无脑吹他
☆无脑发糖
☆全员向,有微量涉英,敬英,英桃和英杏
             ▼☆如果不介意的话☆▼

  被微凉的风轻轻吹过脸庞,天祥院睁开双眼。
  “早安~☆!我是你的日日树涉~☆”毫不意外的在床边见到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日日树涉。此时日日树涉正好奇地盯着英智的脸,见英智起来了就把目光移开,好奇的打量着英智的房间。
  “噢噢!!!有一边的墙都贴满了我们fine的各类海报宣传么!英智你这是在怀念过去美好的时光吗~☆”日日树涉指着床头正对的墙如说是。英智捂住了脑袋,并不是有起床气或是其他的什么小脾气,他这个人的性格是温和的。但一大早就被惊吓醒并不是一个太美好的体验。
  “涉?请问能先出去吗?我要起床换衣服了哟?”英智微笑着,对正在把玩着手办柜里的fine团子的日日树涉说道。“当然~☆一切遵循您的意愿~伟大的皇帝陛下~当然动作可要快点了哦,已经七点十分了呢~”涉指着头上的钟,然后快速走了出去,但在关上房间门前,他探出半个头,说了一句话。“英智不好奇一下我是怎么进来的吗?”然后便关上了门。
  英智对着半开的窗,笑了笑,不可置否。
  两人收拾好,坐上了天祥院家专用车。上车前英智微笑着对涉说:“涉?不需要收起你的热气球吗?”涉大笑着回答“为了给皇帝陛下一个惊喜,我可没有使用往常的方式呢!这次可是正门哦~☆怎么样,惊不惊喜!”两个人相视大笑起来。
  到了学校,回三年A班的一路上见到很多学生,今天他们都一反往常地主动前来打招呼,英智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还是微笑着与每一个人打了招呼。但他貌似忽略了身边的涉的迷之微笑。
  回到三年A班,每个人一见到英智回来,也上来打招呼。英智一边问好一边坐回自己的座位。座位上早已堆满了大家的礼物,英智一拍脑袋“难道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这句话仿佛是一个开关,灯火通明的教室被关上了灯,英智回过头,迷茫的望着空无一人的黑漆漆的教室一脸懵x。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歌声从前门和后面灌入,众人带着一个大大的蛋糕走入课室,领头的是fine的各位和敬人。他们唱着生日歌,有的人还拿着一堆礼物。
  最先扑过来的是桃李,一边大喊“会长生日快乐!!!”一边抱紧了英智。英智从一脸懵逼的状态脱离出来,马上调整好面部表情,他温柔地抚摸着桃李的小脑袋“谢谢你们的生日祝福~”
  “来来来切蛋糕啦!!!!!这可是转校生准备的哦!!!”是涉的大嗓门,转校生也从课室外走进来。
  “英智,生日快乐哦!”转校生微笑着对英智送上祝福与礼物。英智也微笑着回答“谢谢你的祝福~”
  敬人也走了过来“英智,又大了一岁了,生日快乐。”英智盯着面前的老友,开心的笑了起来。
  “嗯,祝我生日快乐,谢谢大家!”
  课室里欢呼起来,英智的生日趴现在开刚刚开始呢。

笑容突然邪气)
p3是按照天川的英智未开花前
吐舌头什么的最可爱了!!!!!!!!

想见证自己的成长w

RUMSRF:

1-3 sound_horrible  4-5牛郎店的危险世界 

6 Unlight一位居住于FB服蹭完活动后衣柜满了一直没法换衣服的ID为霧島真也的孤独大小姐

7 嘲讽脸优一(


最近的生活,打牌,图书馆游荡,书店种草,日益穷困。

忧郁。(

短篇的目录【持续更新】

wow

古轩:

所有短篇目录【已完结的】,目录可以点进去,标题后面附带小简介:



-------------下面那个东西请不要去理它不要点开不要评论拒绝推荐以及小红心----------------------


 



---------------上面这个你们居然还跟队形!!!不许跟!!!我不是汉子!!!-----------

血字—安迷修不足:

我一直不知道抱图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拿去做头像或者存在手机里自己看的话是可以的,但如果上传qq相册or投稿到xx墙上or拿去做名朋戏的配图or拿去做说说配图都是需要跟我要个授权的,一般都会给。
再怎么懒得跟我要授权也至少得把我lofter id打上去吧,各位要是再这么对待我的作品我就不得不开禁止下载的功能了。
希望互相尊重,感谢。

[all叶]有关叶修猫的一切[一发完]

我的妈呀

糖果色袜子:

多图/流量慎入/侵删/所有图片来自微博“大爱猫咪控”




日常搞狗鱼系列(。




文章目录








对魔爪毫无察觉的叶修。








叶修:“有Boss了?”







把网游搅得腥风血雨再从中渔利的叶修。








身陷霸图粉重围的叶修。







霸图粉:“哈哈哈,叶修!就问你怕不怕!怕不怕……怕……”







方锐的梦中的自己和叶修。







叶秋:“哥哥,跟我回家!!!”







被禁止抽烟的叶修和魏琛。







叶修:“真的,就一根!”







叶修:“别拿走我的烟!”







烟是那么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王杰希:“以为躲在那儿抽烟就找不到你吗?”







和喻文州、黄少天一起出门的叶修。


黄少天:“你现在也是公众人物了,出去要裹严点!”







今天也依旧被叶修关在PK房间外的黄少天。







叶修:“再加把劲,Boss就要到手了。”


邱非:“是,前辈!”







正在研究比赛录像的喻文州和叶修。





观看比赛录像中的国家队。





偷亲叶修却被发现的张佳乐。







与叶修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孙翔。







小时候争抢玩具的叶修和叶秋。







陪苏沐橙逛街的叶修。







“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来操控。”


“……知道了。”







万众瞩目。


无数人将你视为一生荣耀。









他的盛宴

棒呆

长择:


#当叶修来到了叶吹举办的生日会#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生日预热。
听说有压力才有动力,所以把存稿发掉,这样子就可以破釜沉舟(?)地码正式的生贺啦。


       空气陌生而令人恍惚。
       失重的感觉混着不远处传来的嬉笑声将沉睡的灵魂唤醒。
       叶修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轻得飘了起来。
       字面意义上的飘。
       他的身体悬浮在半空,整个人晶莹透明,在阳光下完全无法窥视。如果不是自己意识尚存,恐怕也不会知道这里正飘着个人。
       叶修撩了撩额发——还好没有虚无到直接让手穿过头盖骨的地步——想起了多年前折磨过自己的牛顿,有些替对方的棺材板担心。
压不住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此情此景荒诞如梦境,他却有些怀疑,只当做自己因缘巧合地以魂体穿梭了时空。难道是被沐橙和楚云秀安利的电视剧洗脑了?
       他试探性地动了动身子——
       咻的一下飘出去一大截。
       叶修:……
       无奈地扶住了身边一块成人高的人形塑料板。
       仔细一看这塑料板还挺有趣,画着个动漫人物,人穿着的衣服跟前不久他在世邀赛期间穿的国家队队服像极了——
什么像极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叶修啧了一声,想这不会是联盟新出的周边吧?再定睛一瞧,呵,了不得,那队服的左胸处,“YEXIU”的字样闪闪发光。
       好嘛,背着自己出周边,侵权了哦冯主席。
       唔,等等。
       这是一个有他存在痕迹的平行世界?
       还是他根本就没有穿梭时空,只是做了个怪异的梦?
       修长的手往胳膊上一搭,轻轻一拧。
       嘶。
       略痛。
       看来不是梦啊。
       正在叶修的思绪开始天马行空的时候,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极其有针对性地朝着这块塑料板的方向由远而近。
        “啊啊啊啊啊啊在那里!我叶!”
        “天啦噜真是帅得我合不拢腿!”
        “叶修是我老公啊!你们都放尊重点!”
        “滚蛋!叶修是我哒!”
        叶修:……wtf???
        叶修茫然无措地看着一众穿着嘉世兴欣国家队同款的队服的男男女女们如饿狼扑食般朝着这块塑料板冲过来,并以不输职业选手的手速火速掏出手机或单反咔擦咔擦,吓得蹭一下往上窜了几米。
       这个世界的粉丝……怎么这么热情?
       拍完照片后,这伙人又东瞅瞅西瞅瞅,最后带着兴奋的笑容朝旁边的一栋建筑蜂拥而入。叶修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这么一间金碧辉煌的酒店。他想了想,决定跟着这群疑似[就是]自己粉丝的人——多年的游戏经验让他觉得兴许能遇上类似隐藏任务之类的事件呢。


       叶修跟着他们飘到了酒店五楼的大厅。在进电梯的时候他还有点担忧,生怕发生那种明明人数刚好电梯却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发出超载警报的事件,后来发现显然是自己多虑了,魂体什么的就是质量约等于零啊。
       于是他放下心来,唇角一勾继续跟飘。
       又被大厅中的景象吓得咻的一下窜上了天花板。
       只见这座大厅内摆满了数十张酒桌,酒桌上玉盘珍羞和汉堡薯条混合摆放,画风清奇到令人不忍直视。酒桌间的通道上则立着各式各样的等身人形板,有穿着嘉世兴欣国家队的队服的,也有与君莫笑的相似指数直达五颗星的,直把叶修看得一脸懵逼。而最前方的舞台装饰精致豪华,上面一条横幅如卷轴展开,行书字体别样美观——
        “0529叶修生日快乐”。
        一股暖意涌上叶修的心头。在原来的世界,他自从离家出走后就没怎么对自己的生日上心,只在qq上给叶秋发去祝福、绕了无数个弯邮寄去礼物便算了事,至于给自己庆祝,他没有那个精力。
        过早挑起生活的重担,过早承担团队的责任,哪来的闲心过生日啊。
       好像有些心酸。叶修自我唏嘘一会,朝着其中一个座位飘去。那是一个空着的座位,桌上摆着[叶修]的名片,看来是这个世界的自己的位置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坐下,一面东张西望,一面有些紧张地等待着这个世界的自己出现。
       这里的自己真是幸运啊。他想。能够遇到这么好这么热情的粉丝,能够被圈外的人这么热烈地关心着。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直到宴会开始,这里的叶修还没有出现。眼见主持人已经上台开始致辞,这个位置还是无人问津。
       叶修皱了皱眉,又把目光投向了舞台。
       主持人已经开始发言。
      “白驹过隙,辗转多年。岁月不饶人,但总有人能与之相敌,在时间的长河里永世生辉。今日的我们,从天南海北九州八方而来,只为心中那独一无二的信仰。他就是——”
       话筒朝向台下。
       “叶——修——!”
       呐喊声整齐划一,几乎将天花板掀翻。
       “我们通过虫爹的文字认识到他,见证了他重临王座、神光披肩的辉煌,也在字里行间读懂他的细心与温柔,坚强与自信。”
       “我们有着共同的认知,那就是:叶修,是当之无愧的荣耀之神、荣耀第一人,是《全职高手》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男主角。”
       “叶修,最强!”
       叶修摸了摸鼻子,觉得粉丝们真是太可爱了。不过……全职高手……是个啥?
       “今天是叶修的生日。在那个世界,叶修才20岁。但在我们的眼中,我们已经看完了他近三十岁的人生。无法否认的是,不论是20岁的叶修还是28岁的叶修,都是我们心头的瑰宝。”
       叶修:……啥?
       “那么,大家,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吹叶了吗?”
       叶修:喵喵喵?吹叶?
       “准备好了!”“We are ready!”的回应声此起彼伏。
        主持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下面,就请大家按照报名时下发的号码顺序,依次上台——”


        这一天,叶修终于体会到了叶粉[吹]们对他[深沉][热烈][汹涌]的爱意。


        “我一开始是拒绝读全职的,因为太长了。翻开第一章看见主角那么落魄,又把它弃了。后来被基友死缠烂打地安利,于是慢慢看了下去,然后一发而不可收。那个时候我特别后悔,之前怎么就把全职给弃了?硬生生地晚了两年才入坑。也渐渐知道当时以为主角落魄的自己有多么的蠢。他不会落魄。永远不会。因为他的灵魂是骄傲的,他的心灵是强大的。没有人可以摧毁他。叶修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在每一个细节里都让人喜欢得无法自拔。无论是是游戏技术,还是内心力量,他都强大、坚不可摧。”
       “全世界最喜欢叶修。”
       “怎么会有叶修这样好的人呢?”
       “这么好的人,不吹他吹谁?联盟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其闪光点,但叶修始终是无可取代的第一人。”
        “我叶吹,我骄傲。”
        “叶修啊,是一个往死里帅的男人。黑子们无点可黑,便反反复复地拿他的虚胖说事,却不知道这样的虚胖仅仅是作息不规律引起的短期症状。我叶如果不熬夜、好好吃饭,简直是分分钟帅出新高度好嘛!那些说他死肥宅的人,果然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比不上叶修说叶修丑吧!他要是不帅,那世界上就没有帅的人了!啊不行了,我 的少女心!”
       “他有着最顶尖的操作技术,有着慧眼如炬的识人水平,有着隐藏在漫不经心表情下的对荣耀一腔热血的热爱,有着于无声处透露出来的点滴温柔,有着坚韧不拔的精神与一往无前的勇气,有着无法更改的始终如一坚定信仰。”
       “他是最棒的。”
       “叶修那么好,值得一切温柔以待。”
       “不喜欢叶修的应该去摇一摇脑子,听一听海洋的声音。”
       “我叶!荣耀最强!不接受反驳!”
       “好喜欢好喜欢叶修。”
       “我此生最了不起的事,就是看完了一部几百万字的小说,然后粉上了一个最了不起的人。”
       “套用原著里的话,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此生无悔入全职。”


       叶修脸上的神情愈发严肃。细心如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其实是这个世界一本名为《全职高手》的小说中的主角,而这本小说描绘的是他当年离开嘉世重整旗鼓从头再来的故事。
       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悲哀总是会有的。自己与别人鲜活的人生,在这里仅仅只是故事,是虚构的,是不真实的。
       可是这悲哀旋即便被释然取代。
       不管怎样,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真实的。这就是了。那个世界对于这里来说是虚拟的二次元,但对他们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的,是属于他们的世界。
        ——更何况,能以虚拟身份收获这么多的喜爱,也是一件幸运的事呢。
       叶修这么想着,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他抬头看向舞台上还在发言的粉丝们,轻轻地鼓起了掌。
       我也很幸运,遇到这么喜欢我的你们。
       他鼓掌鼓得专注,以至于没有发现随着粉丝们的发言,他身体的透明度正在缓缓下降,换言之,他的实体正在缓缓凝聚。
       于是,在最后一个粉丝结束发言后,有朝这里看的粉丝哇的一声喊出来:
       “你是谁?怎么坐在叶神的座位上!”


       叶修反射性地“咦”了一声,“你看得见我?”
       那位火眼金睛的粉丝:“……什么看得见看不见的,快过来,这边有空位啊,那是给叶神留的位!”
        “可是,我就是叶修啊。”叶修无辜地摸了摸鼻子。
       全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窃窃私语。
       “叶叶叶叶叶修?”
       “真的假的?”
       “他好像是突然间咻的一下就出现了的!”
       “对啊,之前看那个座位一直是空的呢!”
       “所以……次元壁破了?”
       叶修点头:“如果没错的话,我应该就是你们想的那个叶修。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众人沉默。
       一秒。
       两秒。
       正当叶修思考他们是不是觉得自己正在被骗所以气得说不出话的时候,会场猛然爆发出一阵极其热烈兴奋的咆哮。
        “是——真——的——啊——!”
        “活的!活的叶修!”
        “真人果然超级帅啊!”


       在粉丝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表白和祝福下,叶修有着难为情地撩了撩额发。
       然后便听得边上一个姑娘“啊”地轻呼了一声,对同伴道:“你看见了没有!那个动作!好撩!”
       叶修:……?
       他不知道的是,在粉丝们的心中,爱豆就算是掏耳朵,也是撩的不要不要的。
       总之,这场生日会还是继续进行着,但气氛显然翻了十倍不止。
       接下来陆陆续续有coser和歌手上台,但全场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地投向坐着的叶修。就连台上的人也不例外,唱着唱着就往下面瞥一瞥,看得叶修忍俊不禁。
       他从没想到过,自己对粉丝的影响有这么大。
       ——不过,这样子的自己,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电竞、热爱游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跟叶修同桌的是这次生日会的几个策划者。叶修回想了一下刚刚他们的发言,朝其中一个姑娘问道:“诶,妹子,问你们个事。”
       “……啥?”被翻牌的妹子脸刷的一下就熟了,表情从愣神到狂喜再到梦幻仅仅用了零点几秒,眼神坚定地仿佛叶修问她银行卡密码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银行卡密码算什么?只要男神愿意,倾尽家产都没问题啊!
       于是叶修问:“你们刚刚说自己是……叶吹?叶吹是我的粉丝的意思 吗?”
       “呃……”被问道的姑娘有些尴尬。她也不知道叶吹的明确定义,大概就是超级喜欢叶修觉得他是最棒的[本来就是不用觉得]并且立场坚定地拥护他?
       一旁密切注视着这里的另一个妹子立马回答:“是啊,当然是!叶吹是叶粉中战斗力最强,对叶神好感度百分百的团体!”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又把目光投向桌上放着的薯条。快餐类食品在酒宴中显得突兀另类,他猜测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粉丝们认为他喜欢薯条而买来的。他用两根手指捏起一根薯条放进嘴里嚼了嚼,在周围人莫名紧张的注视下笑道:
        “味道不错,不过,不如我的烟。”
       众人:……
       一个妹子忽然说:“叶神,抽烟有度,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啊。”
经她一带头。周围人纷纷也表态:
       “是啊男神。虽然你抽烟的样子很帅,但是但是。吸烟有害健康啊!”
       “对啊,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不管怎样你都是最棒哒!”
       “也不要老是吃方便面啦!再忙也要吃饭饭!”
       叶修微笑地听着。
       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在原来的世界,那些关注电竞圈的粉丝们不曾带给他的,在这个世界被圈外的粉丝温柔地赋予,这样的感觉太过温暖而美好。
        “谢谢关心。我会注意的。”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那么,你们待会还有什么活动吗?”叶修问。
       众人又是七嘴八舌地回答。
       “一起去逛展子!”
       “去街上找叶神存在的痕迹!”
        方才第一个出来劝叶修注意身体的妹子又说:“虽然很希望叶神留在这里,但是……叶神是属于荣耀世界的吧,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找出帮助叶神回去的方法?”
       “毕竟……毕竟那个世界,才是叶神真正的家啊。”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失落,“真羡慕那个世界的粉丝,可以和叶神待在同一个世界。”
       叶修静静地看着她,忽然笑了:
       “但是,这个世界的你们,更可爱。”
       妹子……妹子遭到了暴击,血槽已空。
       “回去的事情,顺其自然。今天,让我来陪陪你们吧,谢谢你们能喜欢我这么久,这么坚定,也谢谢你们相信着我的真实存在。”
        “我们才要谢谢叶神你啊。”有人说,“谢谢你教会我们温柔、坚强,教会我们成长。”
       “你在我们眼里,从来就不是虚拟人物,而是另一个世界最闪亮的星辰。”
       “那么,走吧。”叶修说。他实体化的身体穿着兴欣的队服,带着一众同样穿着队服的粉丝们走出去,就像在奔赴一场不容轻视的比赛。
       大家自发地跟在他后面,由于人数略多,看上去……像是黑社会聚众砸场子去了。
       叶修按了按眉头,有些无语地看着身后一群人,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退役前带着兴欣一群小孩(嗯,在他眼中除了老魏都是小孩)兴风作浪(?)的日子。
        ……还真是,怀念啊。
       他苦笑:“都窝在后面,谁带路?我可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杭州街道分布。”
       人群里走出几个姑娘,有些拘谨道:“我们带路吧,我们是本地人。”
       “这里是麦当劳,在小说改编成的动画里多次出镜,动画里的叶神很喜欢吃他们的薯条。”
       “这里……这里是嘉世。”
       “这里是兴欣,可是这里没有游戏玩得很厉害的网管。”
       “这里是……”
       叶修看着熟悉的名字变成陌生的建筑,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失落。
       到底是……不一样的啊。
       落日西沉,暮光隐逸。
       天渐渐黑下来。
       叶修在一个策划活动的妹子边耳语了几句,对方便吃惊地望了他一眼,把一个大大的旅行包从车上取出来交给他。
       “这是……要干嘛?”
       叶修拉开了旅行包的拉链,露出里面各式各样的周边。然后,他拿起笔,开始签名。
       叶,修。
       已经有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周边那么多,叶神不要签了,爱惜自己的手!”
       “百来个而已,没问题的。”叶修笑。
       签完后,他从兜里掏出之前叶秋硬塞进去的钱包,把里面的钱取出来说:“看样子两个世界的货币是一样的,那这些钱就给做了周边的你们啦,不知道够不够。”
       够,足够了。
       妹子们红着眼眶点头。直觉告诉她们,离别,在即。
       “我很喜欢你们,谢谢你们。”
       最后,叶修说。
       终于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疯了般挤到最前面离叶修只有半米远的距离,然后双手攥着张明信片伸出手去。
       叶修好奇地接过。
       下一秒,他消失在了原地。


       叶修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时间。
       5月29日,上午7点。
       又看了看周围,是在上林苑没错。
       所以——是一场梦吗?
       他穿好衣服。
       兜里的钱包干瘪得像是分文未剩。
       一张明信片从衣兜里滑落。
       “叶修:你曾是世界上最好的少年,也永远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老大起床啦!”嘭的一声巨响,包子破门而入。
       然后和头发松软如鸟窝、眼神迷茫如小兽的叶修对视了三秒。
       “老大生日快乐!快点下楼,他们在给你布置生日会!”包子兴冲冲地说。
       楼下传来陈果的怒吼:“包子!不要剧透啊!”
       叶修:“……”不好意思他已经知道了呢。
       晨光熹微。
       真是美好的一天。